曹寅:重新思考加密艺术品稀缺性

DR-Jason

3 months ago

艺术家的作品往往有单品和多版限量之分,都说物以稀为贵,但艺术品从来都无视经济学定律。在过去,多版限量艺术品作为实现艺术民主的手段,其本身就是艺术创作的一部分,从而拥有了超越单品的投资价值。对加密艺术而言,多版限量摊薄了艺术品单价,降低了收藏门槛,不过这种创作销售方式赋予了艺术品流量价值和社交工具属性,其升值空间不一定逊于独版单品。如果是你,会投资哪一种呢?

作者介绍:曹寅,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Digital Renaissance Foundation)董事总经理,投资并孵化多个数字金融项目,数字艺术的坚定支持者和研究者,尤其关注欧洲数字艺术,希望像调和阴阳一样融合理性的数字金融和感性的数字艺术。Twitter:@CaoArmand
加密艺术品投资者在选择加密艺术作品时都会面临一个问题,所喜爱的艺术家的作品会有单品(Single Edition)和多版限量艺术品(Multiples)的区别,从投资回报角度来说,我们到底应该投资单品(Single Edition)还是多版限量艺术品(Multiples)?
单品艺术品“Green Bottle”,Osinachi,2020年,Edition 1 of 1,收藏者:CaoYin,superrare.co/artwork-v2/green-bottle-10560

在给出我的结论之前,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多版限量艺术品的概念和来源,根据伦敦Tate美术馆的定义,多版限量艺术品(Multiples),特指一系列相同的艺术品,通常是艺术家专门为出售而签名的限量版
多版限量艺术品“DCL - Open the Gates”,Hackatao,2020年,Edition 1 of 23,拍卖地点:knownorigin.io/edition/136950
在过去,多版限量艺术品主要是各种铸造青铜雕塑和版画,比如罗丹的思考者青铜雕塑,罗丹一共亲自铸造了25座,每一件思考者雕塑一模一样,都是罗丹的真迹,艺术家通过这种严格限制产量的多版限量艺术品,可以最大化作品的商业利益。
多版限量艺术品通常由艺术家签名,编号和注明日期,每一份的艺术价值都是相同的,并无原版和复刻之分。除了专门用于出售的艺术品,艺术家一般还会为自己保留母版作品,这件作品会被标记为“AP”(Artist Proof)。还有一些多版复制艺术品是在艺术家去世后作为遗产而制作发行,比如罗丹基金会在1998年又翻制了26尊思考者雕塑。
纽约艺术书店 Printed Matter 在网站上制作的 Artist’s Multiple 合集,精选了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 小野洋子(Yoko Ono), 谢丽•莱文妮(Sherrie Levine)等人的多版限量艺术品。
在二战后,随着各种前卫艺术思潮的流行,艺术创作的形式和材料不再受限,各种形式的多版限量艺术品开始流行,到了风起云涌的20世纪六十年代,在先锋艺术和观念艺术浪潮影响下,多版限量的行为本身就变成了艺术创作的一部分,艺术家们以多版限量艺术品作为实现艺术民主的手段,希望以多版限量为手段,打破精英阶层对于艺术品收藏的垄断,并以艺术为手段,把艺术家的政治观点和社会思考传播到普罗大众中去,将艺术先锋变成政治先锋,大量的艺术家创作了各种多版限量艺术品。这些多版限量艺术品的非唯一性不仅不会影响艺术品的投资价值,反而使艺术品因为承载了更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政治内涵而更有价值,多版限量的行为本身成为了艺术表现手段。
杜尚的《手提箱》(Boîte-en-valise)是最著名的多版限量艺术作品之一,1935-1941年制作完成。杜尚选择了69件能够代表他艺术生涯的重要作品,制作为微型复制品并精心排列,这组作品的首个订单来自古根海姆美术馆。
不过,目前市场上的多版限量加密艺术品同这些先锋派多版限量艺术表现手段并不类似,多版限量还仅仅是加密艺术家们的销售手段,但是考虑到加密艺术的收藏者们目前仍然以经济并不宽裕的非专业年轻爱好者为主,因此,加密艺术品的多版限量降低了艺术品的单价,降低了年轻藏家们的收藏门槛,使加密艺术能被更多人所欣赏和收藏。但这不一定代表,多版限量加密艺术品的升值空间差于独版单品
艺术品市场似乎一直在无视大多数传统的经济学定律,虽然从历史上看,供需关系对艺术品的价格有着关键影响,作品的稀有性是艺术品价值的重要来源。但是,随着艺术的吸引力和价值成倍增长,以及艺术品收藏范式的改变,稀缺性原则也在默默地发生变化,我们可以从加密艺术之外的“传统”艺术品市场近几年的表现上观察到这种有意思的变化。
去年5月,杰夫•昆斯(Jeff Koons)在纽约拍卖会上以9110万美元的价格将他的不锈钢“ 兔子”(Rabbit)出售,成为拍卖价格最昂贵的在世艺术家。自从1986年首次亮相以来,这只浮夸的钢铁兔子就引起了舆论哗然,当时颇具影响力的《纽约时报》艺评人罗伯尔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曾这样形容:“巨大的兔子,带着胡萝卜,曾用可充气塑料制造。如今的不锈钢版本的它则把布朗库西(Brancusi)所宣扬的完美形态带入全新意境,尽管它好像把野兔变成了来历不明的外太空入侵者”。但是,对于一件一共有三份的多版限量艺术品来说(其实还有一件艺术家保留版),9110万美元的天价,似乎有点不可思议,违背了艺术品市场的稀缺性原则。

杰夫‧昆斯,《兔子》 1986年作,不锈钢。41 x 19 x 12吋(104.1 x 48.3 x 30.5公分)
但藏家对于顶级多版限量艺术品的追捧其实透露了全球顶级富豪社群中的一种矛盾价值观:既希望卓尔不群却又极端从众。这些站在财富金字塔顶端0.01%人群希望拥有能够在彼此之间可识别的财富象征。高端的汽车,奢侈的手表,定制的服装都是如此,但这些奢侈品的象征性都不如多版限量艺术品。
如果你收藏一只杰夫•昆斯的不锈钢兔子,也就意味了你进入了另外两个拥有同样兔子的超级富豪(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谷歌一下他们是谁)的社交俱乐部,你们之间或许可以通过这只单品价值9110万美元的兔子产生某种能够夸耀的秘密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顶级的多版限量艺术品与其说一种收藏品,不如看成一种金字塔顶尖俱乐部的宝贵会籍
而且,由于当代艺术品与梵高、毕加索、莫奈等经典艺术品不同,没有经过时间沉淀,作品的艺术史地位并不确定,因此当代艺术品的价值越来越像玄学,很多时候买家花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美元拍下来的当代艺术作品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多版限量艺术品至少为这些买家提供了一点安全感,因为至少已经有其他人为完全一样的艺术品买了单,尤其是,如果已经有知名收藏家或者美术馆已经拍下并收藏了同样的多版限量艺术品,那之后拍下来的买家将更有安全感。杰夫•昆斯的不锈钢兔子就是如此,当去年五月拍卖的时候,同样版本的另一只兔子正在牛津大学美术馆中展出。
虽然现在所有加密艺术品的总价值加起来可能还不如一只杰夫•昆斯的不锈钢兔子,但是这只不锈钢兔子背后的多版限量艺术品市场机制在加密艺术品上也是通用的,我们可以总结一下:
1,多版限量的加密艺术品可以使得每一件作品的拍卖价格之间互相提供市场价格参考,从而实现价格支撑。(这点对于整体处于价格发现阶段的加密艺术市场尤其重要)
2,多版限量的加密艺术品可以成为相同藏家的社交身份象征,并成为藏家之间的社交纽带,想象一下,如果你和KAWS收藏了同样的加密艺术品会怎么样。(这点在小小的加密艺术品市场中已经得到体现,自从我开始拍下了Osinachi的Green Bottle之后,好几位Osinachi的收藏者在Twitter上通过私信联系了我)
3,多版限量的加密艺术品有更大的展示可能性,因为会有更多藏家拥有同一作品(这点对于目前的加密艺术品市场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重要,藏家手里加密艺术品目前主要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展示,比如Instagram、Twitter、Wechat、Facebook等,而且加密艺术品的画廊也大部分是线上的,并且也是在社交媒体和专门的加密艺术品平台上展示,比如Superrare、KnownOrigin等)
关于最后一点,我想在此继续展开,加密艺术品的价值同艺术品的展示流量密切相关,而且根据互联网的梅特卡夫定理,网络的价值等于流量的平方。加密艺术品作为互联网原生的艺术品,因此加密艺术品的价值应该也与展示流量的平方之间是正比例关系,我们可以用公式来表示,加密艺术品市场价值Value=展示流量Volume^2*正比例关系常数n
假设某件单品加密艺术品的展示流量是10,其价值=100n,而某套10件的多版限量加密艺术品的单件展示流量也是10,其总展示流量就是10*10=100,则这套多版限量加密艺术品的单件价值=(100*100)n/10=1000n,甚至大于单品的加密艺术品价值。
当然这种计算方式存在很多局限性,比如真正优秀的单品艺术品的展示量应该同一整套同样优秀的单品艺术品的展示流量相同,以及多版限量艺术品的版本数量不能过多,否则就彻底违背了艺术品的稀缺性规律,价值公式也就不再有用,可能在10份以内是多版限量艺术品合适的版本数量。
随着艺术品收藏者的世代更替,收藏范式也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在正在崛起的年轻收藏家们眼中,Fine Art和潮流商品之间的界限正在日渐模糊,因此他们也更容易接受具有商品属性的多版限量艺术品。
2018年,Pace Prints将超级巨星KAWS的三幅丝网印刷作品引入了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一共销售100份,每套售价65000美元,并在艺术展的VIP开幕式上以“先到先得”的方式在展位上销售展示15分钟。主办方还通过Instagram进行营销。结果,这一套100份的作品大受欢迎,不仅在15分钟内全部卖光,而且主办方还不得不采用抽签的方式进行销售。
KAWS, “LOST TIME,” “ALONE AGAIN” and “FAR FAR DOWN” (2018),丝网印刷 , 32 x 53 ¼ 英尺每幅, edition of 100.⠀65000美元/套

在过去,多版限量艺术品是杜尚、毕加索、安迪沃霍尔、博伊尔等上一代艺术家使艺术民主化的一种方式。但在当代,在不用社交媒体就不会社交的互联网时代,多版限量的创作和销售方式却赋予了艺术品新的流量价值和社交工具属性,对于真正经得起市场考验的优秀艺术品,多版限量不仅不会降低市场价值,反而会使艺术品更值钱,而加密艺术品的互联网属性,可能更会放大多版限量的市场效应。收藏家们,是时候重新思考稀缺性的意义了。
下期预告 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文章中,DappReview将围绕NFT主题,输出一系列文章介绍NFT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和发展情况,以及一些奇闻异事。 感兴趣的读者请关注DappReview公众号,并在公众号后台回复“NFT”,加入DR的NFT讨论分享群。